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信用卡之家

信用卡之家 首页 自媒体 查看内容

2018年信用卡不良率攀升,部分地区超4%,监管2个月公布44张罚单

2019-2-1 15:39| 查看: 2051| 评论: 0

摘要: “建议信用卡中心能有更加科学地提升客户额度的机制,而不是现在这种刷多了才提额度的方式。” 近日,在招商银行内部论坛中,一位匿名内部人士发表的一篇标题为“招行信用卡,不是不爱,是爱不了”的帖子,在招 ...
“建议信用卡中心能有更加科学地提升客户额度的机制,而不是现在这种刷多了才提额度的方式。”

近日,在招商银行内部论坛中,一位匿名内部人士发表的一篇标题为“招行信用卡,不是不爱,是爱不了”的帖子,在招商内部论坛中引发了争议。

发帖人认为,招行信用卡给用户的初始额度较低,无法吸引用户使用,如果通过刷卡消费来提额,可能将一部分对初始额度丧失兴趣的用户拒之门外,应该有所改变。

但其内部的反驳观点则表示,招商信用卡提额方式与招商银行本身的战略有关,也正是这种对行业形势的战略把控,与招商银行的风控体系一起,保护了招行免于陷入眼下大批量爆发的信用卡逾期风波中,因此应该继续执行原来总行的决策。

这是信用卡领域中典型的“创新派”策略和“保守派”策略之争,其实这样的选择不仅存在于信用卡龙头老大招商银行。同样,还有不少银行近两年针对信用卡业务策略中做出了不少艰难的“进退之选”。

比如,最近交通银行调低信用卡预借现金额度比例至信用额度50%一事,就引发了行业关注。另据了解,包括兴业银行、上海银行、农业银行、华夏银行等在内的多个大中型银行均在近一年多时间内将其信用卡预借现金额度比例进行了下调。

现金借款类业务是信用卡收入来源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这些银行在信用卡市场的竞争热浪中调低现金借款类业务的额度,无异于将市场份额拱手让人,这一步实属退棋。

那么2018年,信用卡市场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些传统银行在信用卡蛋糕面前“组队”退居保守之地?

分期成第一大收入,不良率亮起红灯

1月29日,新鲜出炉的银联统计数据显示,银联客户银行信用卡总体业绩整体呈现了稳定增长趋势。

截至2018年12月末,银联数据客户银行信用卡有效卡量近1.4亿张,同比增长34%,较2017年50.31%的增速有所下降,但有效卡量仍有明显增长;

2018年,银联数据客户银行信用卡卡均交易金额为6.34万元,较2017年略下降,不过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7%,交易笔数同比增长47%,业务收入整体较2017年增长36%,其中有53家银行收入过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银联数据客户银行收入结构中,分期收入占比达36.7%,已成为信用卡业务第一大收入来源,利息收入占比缩水至30%,退居第二。显然,2018年各大银行持续发力推广的现金分期类业务功不可没。

不过这份信用卡业务成绩单,是喜忧参半的,一如很多业内人士的担心,信用卡业务的风险问题在今年四季度过后得以暴露,亮起了红灯。

根据银联数据指数中省份指数的表现情况,2018年,天津、重庆、辽宁等地区的信用卡不良率已超过4%;四川、北京、黑龙江等地区的信用卡不良率也接近4%;有效卡量排在全国前列的广东省,以及卡均交易笔数领先的上海,信用卡不良率都已超过3%;此外,江西、甘肃、辽宁等地区的不良率攀升较快。

比起2017年信用卡整体可控的不良率,2018年全国的信用卡风险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去年央行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营情况》时,我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激增至880.98亿元,但由于信用卡发卡数量和应偿余额快速扩大,仅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34% 。但显然,到2018年末,信用卡的风险境况已有所不同。

如此背景下,一部分传统银行选择了执行保守策略,也就不难理解。

监管震慑姗姗来迟,战略调整应对风险

然而,很多银行对外解释其信用卡预借现金额度降低的理由时,都提到了“国家政策”原因。实际上,2017年初,监管层曾下发过《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对银行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多方面进行了规定,但2017年实际执行情况并不理想。

近期,银保监的官网公开的处罚信息透露了一点讯号,在2018年12月到2019年1月这两个月内,总共有44张涉及银行信用卡业务的罚单被发布。这些罚单的违法违规事实或案由中,包括了“信用卡业务管理不审慎”、“信用卡透支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等与《通知》中对应的违法违规情况。

其中,中国银行深圳市分行被罚金额高达210万元,罚单中指明的问题就包括了信用卡透支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个人消费贷款被挪用于股市等。

监管层密集的罚单,也许正意味着《通知》的要求将进一步实现落地。

不过,一些银行人士表示,并未受到该政策影响。与文章开头提到的几家银行相反,诸如民生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等其他银行,近期也并未发出调低预借现金额度的通知,还是按照原先的预借现金额度比例正常开展信用卡业务。

“不是政策性因素,估计是各行信贷额度及资本充足率问题。”某民营银行副行长表示。

另一位民营银行人士也与他一样,否定了预借现金额度降低的现象是政策性因素的影响,但更倾向于两点,“一是行业风险升高的原因,二是年关将近。”

他解释,每逢年底,银行可能为了防止一些企业主客户通过信用卡借钱给员工发放工资而收缩额度。另外,因民间现金贷、超利贷疯狂发展,银行也要防止这部分客户被倒逼逆流到银行。因此,一些传统银行到年底时通常对信用卡有正常的收缩性策略,随着年后逐渐放开,保证新年一季度业绩的“开门红”。

某交通银行人士坦言,很多银行信用卡进行保守的策略调整,其实主要压力还是来自于当下经济下行环境下不良资产增加的压力。

“不只是信用卡,银行催收业务现在都面临着很大的困难。”上述交通银行人士表示,民间信贷的发展带来了大量共债问题,也培养了大量用户有意识、有组织反催收行为,加上经济环境不佳,给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带来了很大的阻碍。

“其实春节前后是信用卡客户还款能力最强的时候,”某专门从事银行信用卡外包催收业务的商务人士称,“但同时年末也是信用卡催收压力最大的时候。”

他认为,信用卡风险攀升的根本原因还是受经济环境影响,信用卡持卡人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纷纷下降,加上节前催收人员工作积极性不高、客户投诉增加,信用卡催收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

催回率下降,不良率就升高。

种种综合因素的作用下,信用卡行业面临着风险攀升,政策下压,市场空间不断缩水。

2019年,和民间消费金融一样,传统金融领域的信用卡赛道正变得越来越残酷,及时思变,已是传统银行不能回避的问题了。

了解更多信用卡知识,请关注信用卡之家(m.cardpp.com),信用卡之家每天为您带来最新的信用卡资讯、优惠活动,让您更好的使用信用卡。
客服邮箱:service@cardpp.net

信用卡之家声明: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即刻享受优质服务!
订阅合作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获取独家信息!

广告图
返回顶部